南灯炭

这里南灯,绘希厨,不大会写文的文手qwq 还请多指教

[绘希 海鸟 妮姬]斗兽场

01


等到意识回来的时候,希的第一反应上后脑勺的麻木感

“唔……唔?”

以及周围的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

希有点不知所措的趴在地上,冰冷的触感和十分严重的血腥味,让她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远方似乎还有些嘈杂声和呻吟,但现在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现在怎么逃出这里。

抬了抬有些酸楚的手臂,却惊讶的发现手腕上来自异物的沉重感,脚腕也亦如此。

“……恩?”

轻轻拉扯手腕却听见了金属与地面的摩擦声,接着恢复寂静。

靠,自己被锁了?!

终于意识到严重性的希索性压下眸子,片刻后又猛地睁大双眼,原本柔情似水的绿眸一霎那间化为了肃杀的金眸。

“咱还真庆幸自己是个兽人呐”希开始打量周围发现自己正困在一个不大也不小的笼子里,无论是面前铁打的栏杆还是左右的铜墙铁壁,都成了她出逃的巨大阻碍。
“绑架?……啧,连兽警都敢抓,胆子不小”轻轻的咂了咂舌,希坐直身子开始思考对策,然而还未等她坐稳,一束强烈的光线就刺的希差点重新倒下去。

“哈!兽管兽管,你来你来。”来着是一个打着手电筒的矮小男人,一脸的兴奋加上极度期待的语气让希忍不住轻轻作呕。

“怎么了?”一个老成的声音突兀的响起,但由于笼子的阻碍,希看不清来着的样貌。

“啊,我们昨晚买的这个兽人醒过来了。”男人晃了晃手电“而且似乎还是个好打手!”

一颗叼着雪茄的光头老男人把脸凑到了希的笼子前,吐了口烟雾后,又站直了身子。

“那就丢到兽场先看看能耐吧,合格了的话别忘了挂兽铃。”

[兽场?]希大吃了一惊,日本居然还有这种东西存在?自己还从未发觉?

但未来得及多加思考,希就被一声清脆响亮的“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02

从被兽笼里拉车出来到解开锁链推向为打开的兽场大门,希一直都没搞清状况。隔着铁门都能听见外面那震耳欲聋的呐喊声混合着撕杀生,简直有一种穿越了一个次元的感觉。希禁不住皱眉开始思考

“先生。”礼貌的向押着自己的矮个男人打了声招呼“请问,日本什么时候有了…恩……”
希指了指铁门示意着“这种玩意儿?”

“日本?别想了,那个国家怎么可能有斗兽场这种赌注游戏。” 矮个男人打量了希一会儿,挠了挠头“不瞒你说我以前也在日本生活,后面没钱了才来的这里,呃……就当是老乡的份上吧”停顿了一会儿,男人叹了口气继续说“这儿是拉斯维加斯,就是那个一半天堂一半地狱的城市。姑娘你一会儿可得好好打,这儿来下赌注的人都是缺钱缺疯了的乞丐,打输了可是会被这个斗兽场的老板干掉的,当然不会在明面儿上。”

门外突然传出了一声惨叫,紧接着就被撕心裂肺的欢呼声所覆盖。
“啧,这么快。”摇了摇头男人动手解下希脖颈上的锁链“听我一句劝吧,姑娘,年纪轻轻的别死在心软上面了。”说完就逃似的快步离开了,独留希一人傻愣在那里。

这么大信息量?昨天自己还是日本的明星兽警,今天就……被卖成了角斗士?

缓缓开启的大门打断了希的思绪,强烈的阳光混着沙土和血腥味狠狠扑向希的面颊。

………

看着从对面铁门冲向沙场大声嘶吼以搏欢呼的壮士男人,希有点厌烦的闭上了眼。

为什么咱会遇到这种事情啊真是

[算了……]

[就陪你们……玩玩吧?]

一瞬间睁开那闪着金光的双目,狡黠的笑容从希的嘴角荡漾开来。

观众席上赌徒们的一阵倒喝彩惊动了站在高台上聊天的海未和绘里,两人有些奇怪的低头看向脚下的斗兽场内部。

前几战场场借着地形优势获胜的土拨鼠属性的男人此刻正在土里面钻上钻下乱打一气,而那个从未见过的紫发女孩……

海未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居然在我的斗兽场上用垃圾盖小楼房?”绘里惊的说不出话来,但转眼又恶狠狠的瞪向朝场内扔果皮的赌徒们。

“啧,老鼠就是老鼠,蠢得没有一点脑子,这点小计谋都识不破”

“怎么回事?”难得有兴趣的海未扭头询问绘里。

轻轻叹口气,绘里想了想后才开始缓缓叙述

“以前日本有一个下山的农夫在半路上被小孩子截住了,说要比赛相扑游戏,农夫答应了以后推向小孩子,结果不但没推动反而因为相互力自己摔倒了,于是农夫和孩子较真了一晚上后被路人拍醒,才发现其实是在和一个石块较真而已。”

“所以说那个孩子……”

“对,估计属性就是狸猫,没什么攻击力是个只会耍花样的废物而已。”皱紧了眉,绘里转身走向高台边缘“但是海未,在我的场子上,只需要爪牙和鲜血相配就够了。这种过家家的小把戏……让她回她的笼子里玩去吧。”说完青筋暴起的绘里转身从高台上跳下。

“您还是一样的不仁慈呢。”海未苦笑着对着空无一人的高台小声诉说,接着顺着高台的楼梯扶手慢慢滑下。



下一章估计小绘里要开始家暴了?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