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灯炭

这里南灯,绘希厨,不大会写文的文手qwq 还请多指教

[绘希 海鸟 妮姬]斗兽场 03 04


03




“哇哦!”本来还在倒喝彩的观众们转眼瞧见腾空的人影后睁大了眼睛,待看清是已经半兽化的绘里后,场内的气氛瞬间如股票一般的逆折急上。欢呼声,鼓舞声还有稀稀落落的掌声混为一起,打破了刚才最低谷的状态。斗兽场的老板亲自上场教训新人的情况可并不多见,何况在这种时候下注定能大赚一笔。赌徒们纷纷抢着将钱币全部押到了绘里身上,企图将输在土拨鼠身上的钱财在这一场对决里统统捞回。

“切,真是一群嘈杂之人,吵死了!”

落地的小绘里丝毫不领情这些讨好大叫的赌徒们,说白了不过是想在这一局上靠着自己拿钱的一个个饭桶而已,正如斗兽场上的规则一样,强者活,败者死,实在是不知道有什么可高兴的。

借着身后的一条狐狸尾巴保持平衡,先发制人的绘里转身一脚把还在土里上翻下腾的土拨鼠男人一脚踹向对面的铁门,巨响过后紧接着又将化为兽爪的掌砸向还在场上玩乐的希,电光火石间动作一气呵成。

然而

“………….?”

眼看打在希身上手却有一种被埋没到沙子柔软里的触感时绘里就知道,自己也被刚才在看台上目睹的那个小把戏耍了,因为先前在海未面撂下的狠话被推翻让她感觉有点打脸,于是本来就烦躁的心里直接燃起了熊熊烈火。用力拔出兽爪后弥漫的灰尘却又眯了自己的眼,刺痛感和羞辱感如毒蛇一般缠上她的心头。于是这只金毛狐狸便宛如雕塑一般的定在了原地,再无动静。

……糟了

待轻轻刮起的风吹散了绑在绘里绑好的马尾后,还在场外观战的小鸟忍不住抖了一番。

听兽管说今天买了只新的兽人要试炼,感着兴趣跑来观战,那个好玩的幻术明明看起来蛮有趣,谁知道后来会惹急了聪明可爱的小绘里。几乎是不敢怠慢的,小鸟急得打了几个转后才慌忙飞奔向关押兽人的地方去找海未,想拜托她来救救接下来的场。

再看看我们立在场上的绘里亲,一阵唏唏嗦嗦的声音过后剩下的八条金尾缓缓从绘里的尾椎骨的钻了出来,她本人也满满的,带着满满的愤怒颤抖的站直了身体,发红的双眼可以将她的怒火一览无余,九条狐狸尾巴晃在一起猛的在兽场上晃起了一层沙雾。

那平时让人艳慕的九条金灿灿的耀眼尾巴却在此时此刻让观众们打了寒战,在他们看来,那根本不是什么尾巴,分明是九条大张着血口的黄金蟒蛇。一触即发的杀戮紧紧抓住了赌徒们的眼球,他们每个人心里都和明镜一样的清楚,五分钟后那个耍了绘里的小狸猫定将身首分离。

冰冷的空气开始变得燥热,没有硝烟的战场才更令人期待。

“糟了糟了,小丫头啊你怎么这么不听劝!”躲在铁门外观战的矮小男人连连摇头叹息“这下可好了,非得把老板给惹急了,估计连命也保不住了。”

这下可怎么办?

在这么下去小丫头可能真的会死…

对了,海未,海未大人!海未大人出面的话肯定能阻止的!

男人像找到了支柱一般的转身消失在黑暗的兽房里,在几个慌乱的脚步声过后,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小丫头,你可要在海未大人来之前撑着点啊……

真希望海未大人能应下来救救你


04


“呐,没人告诉过你吗……”

“怎么样都不可以……”

“在狐狸面前耍把戏啊?”

如同咒语般的低下脑袋的念出几个音节后,绘里竖起了立在头顶上抖动着的大毛耳朵,闭上了眼睛,散开的金发遮盖住了她那因愤怒而微微扭曲的脸。

城市的喧闹声

赌徒的催促叫好声

风中滑动沙粒的相互摩擦声以及……

“……捉住啦~”

几乎是一瞬间,没有丝毫犹豫的,绘里猛的拍出了尖锐的兽爪,抓向看似空无一人的右侧空地,速度快的让人看不清动作。出人意料的,攻击过后一束鲜如玫瑰花瓣似的血丝在猛的喷溅出来搏了观众们的眼球,接着,融散在了被风卷起的尘雾之中。

“咳……好…痛!”

肩胛骨被穿透了皮肉的利爪死死勾住,突如其来的攻击让毫无准备的希差点晕厥过去。奇怪,好奇怪!明明自己用了幻术了啊?明明之前都骗过了她的眼睛啊!怎么会……

还未来得及思考对策,下一轮紧随而至的攻击再一次把希揍得晕头转向。

踏着沙地猛的跃起,绘里以极其凌厉的飞踢踹向了希柔软的小腹,根本来不及躲闪,着实吃了狠的希忍不住弯腰呻吟,对方却又趁着这个空隙丝毫不给自己喘息的机会,又用了一记完美的上勾拳砸的希脑部差点瘀血。

虽说是有毛茸茸的狐毛做缓冲,但是希还是清楚的听见了自己大牙松动的声音,每一处疼痛,每一处伤痕,神经们都争先恐后的将信息推向了那快停止工作的大脑。不得不说绘里的每一个动作都十分准确,都是用了最简单最暴力的进攻,没有任何花招来掩护就能将对手打到满地找牙且毫无还手之力的招式。

仰翻在地后,狸猫小姐用力才忍住不让闪在眼里的泪水流出来,嗓子根本发不出声音,气管似乎也被溢出的鲜血堵住了,呼吸急促的希满满伸出了手掌,同时又艰难的发出咕噜噜的声音以示求饶。

怪物大概就是面前人这样子的吧?

狠心,手快

还没有任何怜悯之心

明明不知道自己怎么招惹到了她?

出乎了希原本的计算,对方并未因为自己的小动作而停止下来,当一双精致的皮鞋在变得模糊不清的视野里缓缓放大后,被强行拽起的领口勒得希直犯恶心。

鲜红的血液一滴一滴的,顺着自己的手指流向手腕,绘里忍不住用挑衅的目光看着这个被自己打成了血人的小狸猫,拨动绒软的尾间扫了扫这紫发少女的面颊后,她才颇为满意的将唇,轻轻贴上了那一对灵巧动人的耳朵上。

“看见了吗?这就是在狐狸面前耍花招的惩罚哟~”

完全不给对方多余的时间来理解这句话的用意,绘里拉扯着对方已被血浸湿的领口优雅的转了一圈,仿佛是用不大对的方式邀请她同自己跳上一曲绝美的华尔兹,三秒后,这个被绘里精心挑选的舞伴,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间,高高的翱翔在了整个斗兽场的正上方。

在赌徒们爆出的一阵叫好声中,绘里微微鞠躬,接着便抖动着那花里胡哨的九条大尾巴轻轻跃起,以曼妙的舞姿出现在同希的身侧,就在她达到了最高点的那一刻,一记漂亮的肘击如同刚猛的泰拳一般卡在了那如天鹅般漂亮的脖颈上。

“咔嚓”

“海……海未大人!”

正在翻阅兽奴买卖交易记录的海未被突然而至的呼喊声扰了清静,有点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后,她摇摇发酸的脖子,抬头看向了不速之客。

只见那兽奴的看管气虚喘喘的跌了进来,不及爬起就如见到了救星般的大声呼喊。

“海未大人……海未大人请您救救!”

“我拒绝!”

不等对方话说完,海未就知道了对方的来意,无非是想让自己出门阻止外面的那一场撕杀,啊不对,单纯的一方屠杀罢了。

抬眼瞅了瞅那满脸惊诧的矮个男人,海未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请原谅吧,不是我不想阻止,只是绘里决定的事情,我一般都会遵守罢了,何况就算我出面了,也只会变成三人的战场而已,没有任何意义……”

“可是!”

“没有可是!”伸出食指按了按太阳穴,海未恼怒的下了逐客令“没有其它的事情,请出去吧……”

“可…………”

“小海!小海!”

突然到来的一声银铃般的呼唤扫去了海未先前攒下的所有的烦躁,就仿佛在嘈杂的城市中听见了悦耳的古琴声一样,原本坚持不理会这件事情的海未终于犹豫了一下,放下了那紧捏在手里的账单,无视掉男人期待的眼神后坐直了身子。

“什么事?小鸟?”

平和的询问声衬上了那一脸宠溺的微笑。一脸大汗漓漓的小鸟出现在了这盛满了温柔的琥珀眸子里。




————————————————————————————————

假设莫一天,希翻到一篇文章让大家来说说自己和爱的人有着什么样子的相遇

看了看评论,有什么搞笑的,尴尬的,无奈的各种各样的回答。

希想了想就把正干着家务的小绘里叫过来,扯过电脑键盘就要她跪,一脸懵的小绘里翻了翻手机后才发现希在那篇文章底下评论了一句

血腥的!

第二天知错就改的小绘里不但用膝盖给希跪打出来一篇800字的情书,还用九条尾巴帮希打了一件冬天保暖的毛衣_(:з」∠)_










评论(10)

热度(27)